昨天傍晚葵問說要不要一起從市區走路回家,這是我們最常做的一件事在近一個小時的散步中邊散步邊聊天。很悠閒!
 
可是昨天走到Crown時葵問說要不要去喝點小酒在外面吃個飯之類的,有原因的。走到Automatic前(很熟悉的餐廳,以前像走自家廚房一樣的每個禮拜會來這裡報到個兩次)葵跟服務生說兩人用餐,接著轉過頭問我說要在餐廳內還是戶外位子?室內好了我說。昨天傍晚市區的風大的不得了跟新竹頭前溪的風一樣。冷颼颼不停的吹,有點冷。兩個人坐下來就開始點酒點餐的,可能是太久沒來這間餐廳好像有點不太一樣了。喝著酒聊著天,葵問跟agent的面試如何?我說差不多吧跟其他幾間沒什麼不一樣,很奇怪我的qualification也有了、工作經驗也有、英文我想我還不是太差當然跟當地的澳洲人比起來一定沒有你們好、我也沒有對下個工作的地點及薪資要求很多、現在只差我還沒考CPA或是CA,為什麼只是找個工作會有怎麼難?我問他?葵看著我無奈的說他也不懂!直到我開始找工作時他才發覺不容易。我對葵說:「我了解可能就你們澳洲人來講或不要說以澳洲來說,拿台灣好了。若是有外國人要去台灣當地的公司找工作,公司除了考量學歷、資歷外還有會考量溝通能力。如果一個完全不懂會是不太懂中文的外籍人士要去台灣找工作,我想他或她的處境應該也是不好過吧!可是我講英文啊?我在這裡待了那麼久,雖然還沒辦法跟你們土生土長的相比可是我的適應能力應該會好一點吧?但還是那麼難找工作!」
 
後來過了沒多久葵問了:「那你有考慮回台灣再工作一年後再回來嗎?」我看著他心裡五味雜陳的想找出比較好的回答:「回去?目前還沒想過!當初決定要搬回來就沒想過有要搬回去(至少短時間內是這樣)。我知道在一個地方重新開始不容易,或許我沒辦法在延續我的夢想,或許我要被強迫作其他的工作。這些在回來前就有想過,所以可能是目前市場上release的工作機會不多、不是我個人的原因、我不想那麼快放棄。」我承認那時候是邊講邊掉眼淚,因為感覺很苦覺得怎麼那麼難?質疑自己的能力。

後來講著講著葵說他只是希望我能開開心心的,如果在這邊真的那麼不開心,如果我真的想回台灣發展。他會支持我,因為曾經他也有過這樣的經歷,他能體會我的心情,講著講著我可以從他的眼睛裡面看著他的眼淚在眼框裡打轉。後來他又再補了一句「我也不要你回去,可是如果回去你才會開心的話,就回去吧!」哇,我聽了以後眼淚直流也不管是不是在吃飯了一直掉眼淚,我也不想不開心啊!我是說我很開心遠距離結束了,唯一覺得很懊惱的是工作還是沒著落,很煩

櫻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