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爸25號就要去歐洲玩我們在那個禮拜要搬到雪梨,可是墨爾本的家還有一堆該用的該修的都還沒弄完,為了能在搬家前完成所有東西,復活節那個禮拜我不僅成了標準的『台傭』還兼『女花匠。』
有關院子的整理請詳小小project變成大工程   ,Easter Friday那天早上一大早去葵公司幫忙搬他的私人物品,接著又趕回家弄後院的石頭,就是之前鋪在後院的一大片石頭,花了兩個小時兩個人把石頭給堆成一座小山,下午又是開始整理浴室跟廚房打包。除了搬石頭的部分是兩個人合作外,剩下其他打包工作幾乎老爺都沒動到手,他也是在忙不過是在忙賺錢的工作不一樣。
那幾天幾乎是一邊打包清理一邊陪老爺工作,不對應該用等來形容會更恰當。
飛到雪梨那天晚上本來要出門覓食的,老爺一到飯店屁股就黏在沙發上動不了了,說甚麼要帶我出去吃晚餐的,結果一看到沙發跟電視。
「晚餐嗎﹖不餓也」老爺回說。
「那我們去買一些盥洗用品?」我問。(因為我不喜歡用飯店的盥洗用品)
老爺說「不要,我很累我不想動!」(你累我不累啊?我還打包清理了一整天耶!)
後來回他「FINE, OLD MAN.」講完正準備出去時還是問了一下要買啥嘛?
結果剛剛說不要吃晚餐的人居然說了「幫我買沾醬跟麵包。」(不是說不餓嗎﹖死鴨子嘴硬)
所以拖著疲憊的身體還是出門買東西,別問我為什麼這是怪僻。每到一個新地方我都會想先去晃一圈周遭的環境。(吼真的是對他太好了)
隔天出門看房子才體會到,累不是會一下子就累是累積的。悠閒的生活過太久都忘了累是累積起來的。
早上從看房回來去了China town,平常從china town走到旅館的路程只需短短15-20分鐘。結果今天走啊走的走到QVB我的睡意就來了,心裡一直想為什麼我們要住那麼遠啊﹖好想睡!
結果真的,一回到旅館吃完中餐我就去睡了,能一覺好眠真好。
可是一個午覺還是休息不夠,到了晚上人家在看電影我則是猛打哈欠,可能是次數多到誇張吧!老爺問「你怎麼那麼累啊﹖」頓時突然一片寂靜看著他,或著是說瞪著他問「你說呢﹖」
老爺很識趣的不問了,趕快幫我按摩!

櫻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