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排骨事件

下班前收到老爺的email,星期五下午吃完飯跟同事們喝完酒,大家拍拍屁股各自回家。所以葵的email就是要跟我說(我已經回到家了,妳自己下班後搭公車回來。)

What? 看到email後大呼不公平,我還在辦公室跟一堆數字奮鬥,這個傢伙居然已經酒足飯飽回到家。

所以打了通電話要他去買『排骨』,這樣下班後回家可以直接處理。

三催四請,撒嬌兼要脅。一定要他出門幫我買。

 

下了班回到家,衣服沒來得及換,先準備東西吃好祭祭我的五臟廟。

東西弄好了,正準備要開動時。噫﹖吧台上有一大包沉甸甸的袋子。那是啥啊﹖

端著剛煮好的麵,問老爺:『what's that﹖』

葵:「
that's the "pork ribs" you asked for.」

w:「怎麼那麼大一袋啊﹖ how much﹖」

打開袋子一看,哇哩怎麼一堆五花肉﹖

那不是啦!我是要買上次醃的那種ribs啊! 這個怎麼醃﹖要我用來煮紅燒肉嗎﹖

葵:「well, I just get what you asked for! 」

不對不對不對,是上次你說很好吃的BBQ ribs不是這個。那個你有跟我一起去買過啊!你忘囉﹖

葵:「我沒買過。」(男人的記性真的是非常的差!)

算。明明就有。

我自己去買。所以排骨事件,就在我被惹火後自己去coles買結束,不過氣還是沒消。男人敷衍的時候真的是很欠揍。﹝不過家裡有個河東獅也夠他受的

 

10/4 一杯就醉 - sleep like a log

晚上邀請朋友A & T到家裡吃飯,他們兩的酒量好得不得了。

紅酒、白酒或是啤酒,一杯接一杯面色不改。

晚餐是偏向亞洲菜,小姐的西式料理還沒辦法搬上檯面。不過煎餃、fish curry跟烤排骨這些簡單的亞洲料理倒不是問題。

煮飯前喝的白酒倒煮完飯還在繼續,其他兩位local外加一個「雞蛋」已經從紐西蘭白酒移到澳洲紅了。

所以當T在勸酒時,為了不讓自己落後太多,迅速的把杯裡剩餘的白酒喝掉。

好趕上這班「澳洲紅」,不過澳洲紅喝下去沒多久就開始有反應了。

整個人行動遲緩外加有點暈,今天這個情形好像發生的比較快。

看看旁邊另一個伪澳洲人也開始暈外加傻笑。天啊~~~澳洲人的酒量應該都是比較好的,怎麼我家這個伪澳洲人的酒量跟我一樣半斤八兩。

頭開始昏,本來還是用手撐在地毯上坐著的。想說那......我躺下來休息一下好了。地板有吸過不會太髒。

結果躺下去沒多久................................................小姐只聽到旁邊有人講話哄哄哄的聲音。內容是甚麼完全不知道。

酒醒後,又再起來繼續。只不過這次撐不到11點就先行告退回房睡覺了。

酒精下肚真的是很好睡。

隔天,家裡得伪澳客開始重提昨晚又喝醉的事。

原來昨天在地上躺著躺著我其實是睡著了。所以當老爺跟另外兩個朋友解釋老外在說"sleep like a log就跟chinese講的sleep like a pig"是一樣的意思。碰巧當天晚上就有個示範。

 


櫻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